我还可以输入五百字,然而我能说什么,自己都不知道,本来不想改介绍了,可是我已经删掉了,我原来那个是什么来着,算了不记得了,别告诉我说能找到,我不想找到了,这样就好了,请生活自便吧。

5月6日级部郊游,去时三小时,回来一个半小时,共40华里,第二天期中考试分数就出来了,众人皆悲,独我一人无感,593.5,我从年级64到现在的37名,心中焦躁更甚以往,担心下一次我就会考很低,每入夜便沉默,同时难以入睡;我知道学校附近鸟叫声是在5:24,我也知道宿舍楼灯亮以后门才会开,有时水是不够100度的,我知道很多,也见过学校里空无一人的景象,只要起得够早,谁都会看见,可是没有人像我一样每天焦躁,一日更复一日地沉默。我仿佛比所有人都更快地老去,皮肤失去了水分,像大地一样趋于枯黄,甚至睡觉都会不自觉地眉头深锁,不被一个很累的梦魇住,就难以睡至天光大亮,少玉说,你声音怎么这么沧桑了?老师说,你写的东西怎么这么沧桑啊?我想我不 想有人救我,就这么走三年,等到青春奄奄一息,也许我就能考上重庆大学了。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Dumm | Powered by LOFTER